当年学生领袖遭打压囚禁‧“关南大永不原谅李光耀”

2020-07-09 220浏览 23评论 53赞
当年学生领袖遭打压囚禁‧“关南大永不原谅李光耀”(怡保讯)随着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病逝,曾遭李光耀以铁腕政策打压且被判坐牢的马来西亚南洋大学校友会联委会主席周增禧说,他是李光耀打压异己政策下的受害者,而在新加坡还未和大马分家之前,他几乎都被关在牢房中。“李光耀非常害怕受华文教育者会威胁到他的政治地位,而他摧毁南大一事,不但是马新华社人士心中永远的痛,同时也让他成了消灭母语的‘华教和民族罪人’,他是扼杀南大的刽子手,南大人永远都不会原谅他的罪行。”现年74岁的周增禧也是霹雳南洋大学校友会会长,他是于1960年进入南大修读经济系,翌年加入学生会外交部,并在大学第3年出任学生外交部主任。害怕华教人士威胁政权“3月23日大清早6时许,身在新加坡的同学就拨电告诉我有关李光耀病逝的消息,当天我也接到十多通其他同学拨来的电话。”谈到他当时的心情时,他只是淡淡回应说:“平常心看待。”他说,南大生视李光耀的离开是一个时代的结束,但李光耀对于华教,尤其是他对南大所造成的伤害,却是永远无法磨灭的。“李光耀的一生都非常害怕华文教育,彷彿他认为受华文教育的人士会威胁他的政治地位。李光耀近年还曾说过,他对自己当年没有早日关闭南大的作法感到后悔,这显示他对南大的成见极深,而他的这一句话,也再度让南大人的心淌血。”他披露,1953年,南大创办人陈六使基于当时许多华裔子弟无法接受高等教育,遂登高一呼创办海外第一所华文大学,这在历史上是一项伟大和不朽的贡献。“当时,马新华裔全力出钱出力支持南大发展,而那也是南大风华正茂之时,结果李光耀却一声令下,即把华裔辛苦筹建的南大摧毁,对华社人士来说,这是最大的伤痛,也是大家心中永远的痛。而对马新华裔与华社来说,李光耀关闭南大的作法,也让他成了民族罪人,而大家永远都不能原谅他。”成南大生眼中华教罪人周增禧坚称,在南大生眼中,李光耀绝对是民族和华教罪人,南大校友永远不会忘记母校被李光耀消灭一事。“此事与李光耀息息相关,历史是一面镜子,人们自会作出公断,南大当年被关闭,李光耀绝对逃避不了责任,他是扼杀南大的刽子手。”对于新加坡当前的发展与成就,在周增禧看来,新加坡优越的地理位置,才是使它成为世界重要港口的主要因素,而新加坡的成功,绝对与当地人民的付出、耕耘有关,且大家也不能忽视当地工商界的贡献和付出。周增禧:千警围校铐学生周增禧说,1963年,由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于9月21日大选胜出隔天,褫夺了南大创办人陈六使的公民权,南大学生会于是发动罢课活动以示抗议,学生会也发表声明要求当局即刻恢复陈六使的公民权,此事轰动马新华社。“相隔4天,即9月26日,上千名军警人员重重包围南大校园,并在宿舍内逮捕了5名学生领袖,我是第一个遭警方戴上手铐的学生,当年我只有22岁,还有一年便毕业。”他清楚记得,事发时,他身在第10座宿舍底楼的房间,房内共有3人,身穿便服的政治部官员撞破房门后,向他出示扣留令与搜查令,即把其双手反铐在身后,然后就搜索房间,但并未对付房内另两名学生。“我被视为颠覆分子,就像反对新加坡政府的社会运动成员般被贴上亲共的标籤,然后遭当局拘捕,原因是南大学生会带领学生与新加坡政府对立,并发出不利执政党的声浪。”官员亮鎗恫吓学生解散对于遭拘捕的情景,周增禧至今仍历历在目,他说,政治部官员闯入南大校园逮捕5名学生的消息迅速传开后,上千名同学即组成人墙包围官员,设法解救遭扣查的同学,官员最终亮出手鎗,恫吓学生解散后才得已脱困。“就是从这一年开始,南大学生陆续受到恐吓,有者更在内安法令下被逮捕、遭单独囚禁、驱逐出境和开除学籍,受影响的学生多达400余人。”扣逾百政治犯30人是南大生周增禧当年被扣留在新加坡樟宜监狱E座,他指出,上百名被扣留者都是政治犯,其中30余人是南大学生,佔了扣留者总数的三分一,其中包括知名学者谢太宝和戴渊等人。其他被扣留的社会运动领袖尚有社阵的林福寿、着名报人赛查哈利、林清祥和林清如兄弟。“在被扣留的3年5个月里,当局不但未开庭审讯我们的案件,同时当局每隔3个月都会传召我们问话,以试探我们是否有意悔过,只要我们愿意合作就会获释,但我始终坚持我的立场没有错。”被扣逾3年未开庭审讯谈到监狱内的生活,他披露,由于他属于政治犯,所以不必劳作,而当局也提供各语文报章供他们阅读,不过,凡是不利于新加坡政府的报导,都会被涂黑。“我们设法获取经济学人刊物、时代週刊、远东经济时报与各类书籍,以免跟社会脱节。”捕南大生为消灭华语周增禧说,李光耀早年指示新加坡军警逮捕南洋大学的学生及领袖的作法,主要是为了控制南大,并替南大改制,以便把南大的教学媒介语从华语改成英语。“我和许多南大学生都对李光耀很‘熟悉’,学生会领袖甚至频频跟李光耀在文章上交锋。”他解释,在1962和1963年马来西亚诞生前夕,关心国家的南大学生会经常提出各自的看法。互相撰写文章交锋“当时的国际形势是倾向于争取民主解放与殖民地争取独立最兴盛的年代,作为学运分子更不能置之度外,于是学生会通过本身的刊物《大学论坛》及报章发表声明,以及呈交备忘录来表达意见与立场。”他坦承,南大学生会在很多课题上,尤其是马新组成马来西亚政府与南大课题上,与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所拟定的政策相左。“学生会认为,新加坡是否加入马来西亚一事,必须以马新两地人民的意愿为考量。”在南大课题上,学生会则坚持南大是民办大学的立场,因此,学生会要求当局公平对待南大、承认南大的自主权,并捍卫南大的学术与言论自由,保留华文作为该校的教学媒介语,同时重视其他语文的学习,包括国英语。“学生会与李光耀的摩擦非常激烈,尤其是在南大课题上,双方互相通过撰写文章辩驳,过后,《大学论坛》也因此被禁止出版。”作风强势有他讲没你讲周增禧发现,李光耀拥有超强记忆力,且为人严肃、不苟言笑、辩才雄略。“他为人强势,往往到了只有他讲没有你讲的地步,他的英语和马来语非常好,唯独在说华语时带有福建腔,且在华语表达方面表现欠佳。”他披露,李光耀当年第一次与学生会领袖会面时,便已摸透对方的身份背景,包括学生会领袖来自什幺地方,由此可见,李光耀在採取行动前,早已做足功课。周增禧与李光耀有过数面之缘,他在20岁读大学一年级时,在座谈会上首次看到李光耀,当时,他也是其中一名负责接待李光耀的学生会领袖。“李光耀曾数次踏入南大校园,向同学主讲的课题计有如何提高南大地位、新加坡政府对于南大的援助、建设新加坡等,我也曾在新大校园见过李光耀。”1963年,周增禧曾以学生会外交部主任的身份邀请李光耀出席学生会高4层楼的学生楼开幕典礼,开幕人是南大创办人陈六使,但李光耀秘书当时回函称,李光耀基于事务繁忙而未克出席。周增禧在学生会外交部的工作主要是负责联繫国内外的学生团体,他也经常代表学生会出席国内外的学生会议,比如全马学联会议、国际学生研讨会,甚至接待外国学生到访。在担任学生会外交部领袖期间,他也曾接触到多位新加坡政坛领袖,包括当时已卸任,且是新加坡第一任首席部长的马绍尔、知名律师TT拉惹及女政治领袖梁苏夫人等。内安令扣3年马新分家才获释对于李光耀以铁腕政策打压异己的行为,周增禧说:“我深受其害,最终是马新分家救了我们。”当年,周增禧是南大学生会领袖,为了捍卫南大主权,他积极参与学生运动,但最终遭李光耀主导的政府援引内安法令扣留,使得他当时在新加坡监狱中渡过人生中黑暗又漫长的3年5个月,直到马新分家才获释。早上10时,狱官指示周增禧收拾行李,初时,他以为当局準备把他调到其他监牢。直到两名政治部官员把他押上一辆轿车,并以英语告诉他:“你回去你的国家,新加坡纳税人没有义务养你。”他才知道自己获释。据他所知,他是第三名获释的南大学生会领袖,直到上车的前一刻,他都不知道自己已重获自由。当时,他被囚禁在双人囚房,而同房的同学比他早一天释放。惋惜南大照片被充公“押送我的车子直往新柔长堤方向驶去,政治部官员也把我的马来西亚身份证、逾期的护照和银行的百多元存款退还给我,虽然我的护照过期了,但从新加坡出境和入境大马时,我都没有受到截查。”最让周增禧感到惋惜的是,他在南大所拍下的照片全被充公,而他从监狱带走的只有两三套衣物和几本马来文的经济学书籍,他过后也把一些书刊转送给牢友。“就因为马新分家,在新加坡遭内安法令扣留的大马学生才得以获释,若非马新分家,我真不知道几时才能重获自由。”‧2015.04.01
上一篇: 下一篇: